超长反射弧

多口味西皮集中营
欢乐吕孩在线磕cp
对未知保持敬畏
低产到几乎不产

一直在犹豫删不删以前的东西
毕竟都是自己的一部分
但是有的写得太低级了
现在看着尴尬得脸酸……。
想冲回过去摇醒那个昏头的自己orz

同人作品的界定与相关著作权法

Lana:


今天听法学院老师讲课,信手整理了一下相关内容。也许让同好们看到有所裨益,所以分享至LOFTER。





【欢迎转载】







  • 同人作品:同人作品指非商业性的,不受商业影响,不以盈利为目的,不在商业平台发布的由个人或者同人团体(同人社团)创作的作品。因以创作本身为目的而不必考虑销量成本等制约商业作品的因素,同人作品比商业创作有更大的创作自由度。






  • 根据利用他人作品元素的不同,同人作品包括原创同人二次创作同人。因为很多人将同人与二次创作的概念混淆,所以许多地方出现的同人其实是二次创作之意。






  • 原创同人:同人创作仅仅使用了原著中的人物姓名、人物性格等静态化元素,但在关系发展、情节互动等动态化组成元素方面进行了焕然一新的重新创作。例如,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电影可以视为对吴承恩《西游记》小说的同人创作,因为电影中除了保留主要角色名称和关系之外,其他大量的情节已经完全和原著无关;






  • 二次创作同人:同人创作不但使用了静态化元素,而且在作品的主要情节和人物关系上面也基本沿用了原著表达,与原著之间具有显而易见的相似性,这类作品的作者的贡献主要体现为改编和演绎。






  • 明晰了同人小说不同作品类型后,就可以对它的创作是否会产生著作权风险进行分析






  • 其一,如果同人小说作品仅仅使用了原著中的人物姓名等静态元素,一般不侵权。作品中单独的人物姓名并不构成作品,这是因为人物姓名是一类特殊的文字表达,一般字数很少,尽管不乏特色并能暗示人物性格,但是无法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对于人物性格而言,它属于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思想”层面,同一性格可以表达为不同的情节。


    因此,只要同人作品的作者重新创作情节,沿用人物姓名等一般不会构成对他人的著作权侵权。但是,如果作者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获得较大的市场知名度而不当搭乘原著的影响力,却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例如,如果作者仅仅利用金庸作品中的人物作为网络游戏的角色名称,原则上并无问题。可是,倘若游戏研发公司未经许可在对外营销时大力宣传“金庸作品改编”“与金庸合作开发”等,就涉嫌构成对他人商誉的不法利用,构成不正当竞争。


    再如,江南作品《此间的少年》保留了金庸小说主人公名字,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金庸作品的改编,但其改编的程度巨大,不同的故事情节与内容主题,除名字外完全脱离了金庸的小说情节,具有独立于金庸小说的欣赏价值,因此,法院在判决中认定江南侵犯金庸著作权的可能性较小。







  • 其二,在沿袭原著主要情节上有所改变的同人小说,构成对他人作品的改编。对于此类同人创作,主要构成对原著作者3项著作权利的侵犯,即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改编权。修改权是指作者自己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指作者保护作品不受他人歪曲、篡改的权利;改编权是指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


    由此可见,在没有获得作者授权的前提下,对原著的改动就会侵犯原著作者著作人格权中的修改权;如果修改过多,就会歪曲作者的作品主题和人物性格,又会侵犯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擅自增删作品内容,在著作财产权方面则会侵犯作者的改编权以及获酬权。






  • 对于此种情形,当面临原著作者的指控时,同人作者惯用的抗辩理由是著作权法合理使用制度中的“适当引用”条款,即“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然而,对于大量沿用原著情节的同人作品来说,这种抗辩是不能成立的。因为“适当引用”最基本的要件之一,就是作品被引用时,被引用部分不能构成引用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实质部分。因此,大量使用原著情节的同人创作,实为对他人作品的改编。






  • 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 《著作权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出版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基于以上界定和法律规定,不难发现很多作者(包括我自己)在 LOFTER等平台上的“同人写作”是否构成对原作品的侵权其实是值得思考的,牵扯到“同人本”的出版更是如此。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行为如果深入追求也许是在打法律擦边球或者事实上已构成侵权,只是自己浑然不觉。虽然同人创作者们亦不至于需要草木皆兵谨小慎微,但对相关法律法规有所了解某种程度上可能还是很有必要的。




【三九三】鲸须


        齐翰凝视着齐晟熟睡的脸,这个为了上他而愿意被他上的男人,他一母同胞的兄弟。
        视线在他五官上逡巡。
        筋疲力竭后的脸上是沉沉的倦怠。
        黑暗中他反反复复打量这个此刻躺在他身边的男子。
        持久的注视——夜晚连时间也一并扭曲,齐翰也许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逝去——黑暗赋予白日里轮廓清晰的物体以流动的线条,这个男人的坚定有力的下颌,微微紧抿的薄唇和不安皱褶的眉心渐渐在不知疲倦的来回打量中失去了纵深而互相粘黏。它们一个个地吞噬了原有的框定的线条,消失在黏糊糊的黑暗里。
        此刻这个人的面容,在双眼酸疼的齐翰眼里,是一团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团,就像他还没诞生,甚至还没有被决定要被存在的时候那样,脸上什么也没有了,任何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密码都已被抹去,他不能从一片平滑的表面上发现什么。
        这让齐翰觉得新奇,他似乎是发掘了一个有趣游戏,来来回回地用视觉使齐晟的五官消失又出现。他发现枕边人原来还可以是这样一个没有丝毫破绽的不泄露任何信息的全新的样子。沉睡着的没有了五官当做坐标的人的脸,好像失去了那些让他被吸引的特质。那些消失了的五官,也完全可以拿随便什么人的相似的五官拼凑起来。
        他突然意识到,他不能是任何人,却似乎也可以被任何人代替。
        他仿佛被这个突然的结论所惊吓。
        除了亲缘关系而带来的自然而然的熟悉感之外,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我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吸引了我。齐翰这样想。
        然而是什么呢——所说单纯爱的是他的长相,那么归根结底不过是被他五官的排列所吸引。如果真是这样,单凭基因的随意组合便能使人坠入爱河,那应当有许多与这人长着相似面孔的人等着他去爱上——也许只是因为恰巧,这样一来,原本笃定的感情似乎也有随时被推翻的危险。倘若爱上的是他桀骜的灵魂,非要追求灵与肉的完美结合,而灵魂的存在与否在科学上都是不可考,又怎么证明这样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存在?假若曾经汹涌澎湃的欲望完全建立在无法感知的某种神秘物质上,他又怎么能够说服自己拥有着关于自己和他人存在的唯一性?
        这样看来,这样的理由仿佛不足以支撑他爱的理论。
        多么荒唐可笑的造物!或许他也不会是真的爱他,只不过爱上了自己湖水中的倒影。一旦开始怀疑开始的对错,哪怕只有一点点,整个结构都会分崩离析——没有事情是基于悖论而成立。他似乎爱上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造成他这个人的无数个偶然,以至于他完全无力确认这是个最终的必然,还是只是下一个偶然。
        为什么不找一找其他的可能呢。齐翰突然对这个意在让某人某物失去纵深的游戏感到索然无味。
        他被这个想法所蛊惑。
        他悄悄走下床,跑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仗着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勇气,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便条也没有留下一张。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由一句话一个场景一个脑洞引起的一篇小短文
不确定会不会写长篇
然而这篇后面也的确还有一块儿后续
写出来时间不定,最近考试总是特别多/笑
多多包涵